1991年2月初,著名经济学家,87岁的薛暮桥,因冠心病、帕金森综合症、神经衰弱在北京医院请西医专家医治疗效不好,经朋友找到赵玉明。经过两个月悉心的治疗,薛暮桥基本治愈。薛老为感谢赵玉明的治疗成果,特赠墨宝:“尽心竭力,妙手回春”以表感激之情,赵玉明也很自信的对薛暮桥说:“薛老,我赵玉明没有别的本事,但我治病救人延寿行。这次我为您治这两个月,保您能再能活10年到97岁。”那时人活到90就算长寿,薛老听赵玉明这么胸有成竹地许诺,似有吹牛之嫌,所以不便回应,只是笑而不答,赵玉明和薛老都不约而同的笑了。这相觑一笑暗示着彼此将拭目以待,不宜早下定论。

2004年春节,温家宝总理代表党中央国务院,向百岁经济泰斗薛暮桥赠送生日蛋糕,当天,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联播》播出后,人们看到红光满面,长者黑色头发和眉毛的寿星薛暮桥,国内外观众感慨中医、中药治病长寿的巨大作为,2005年7月22日,薛暮桥101岁仙逝。

如果,我们简单的用数字说话,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患帕金森综合症,93岁病逝;美国前总统里根患帕金森综合症93岁病逝。令人遐想深思的是,薛暮桥比邓小平、里根多两种病,却比这俩位多活8年。

1992年9月初,89岁彭真委员长因患糖尿病、冠心病、中风(脑血管易破裂)、骨癌住进北京医院的北楼420病房住院治疗。经众多专家全力挽救医治无效后报病危,西医专家给彭真宣判了“死刑”。彭真家人突生急智,在社会上找到几位气功大师,但发功治疗仍无疗效。最终,彭真家人找到了赵玉明,他本着人道主义,博爱仁慈之心,毅然决然的勇敢挑起挽救彭真生命这一风险大、麻烦大、是非多的重担。 每个治疗方案实践起来都很困难,这就需要医生、患者及其家属同心协力,赵玉明时刻叮咛自己要牢牢把握每次治疗机会,即便不能将病入膏肓的病人天助人愿的挽救回来,为能够减轻患者所承受的痛苦也是对病患及家属的最大慰籍。在治疗中,赵玉明始终抱着这一坚定的使命感,面对每次复杂、险恶多变的治疗。

经北京医院彭真治疗专家小组同意,彭真家属同意赵玉明开始承担起挽救彭真生命的重任。来到病房,赵玉明首先察看了测量彭真心率的监测仪,上面显示其心率为每分钟220多次、血压 60毫米水银柱,低压40,出现了心力衰竭,每17秒呼吸一次。经观察还发现彭真肺部已感染,脸色暗黄,视力模糊,腹腔腹水,脸浮肿,腿浮肿,听力下降一系列糖尿病并发症的表现。这期间,彭真还出现了肾衰竭,深度昏迷十几天,神志不清不省人事,高烧持续不退,使用冷冻机后仍达39.8-40度,这无疑是癌症晚期综合症的反映。西医在面临多种疾病齐下的状况往往容易顾此失彼,有时甚至引起病源性疾病的负作用。

赵玉明以西医先进的检测指标数据和CT的检测结果为依据,运用家传秘方,解决其心血管,脑血管硬化问题,再用中药稀释血液,循序渐进的解决血质稠,血栓这个长期潜伏的问题。常言道,通经络,活血化淤,治百病,点穴位,决生死。通过按摩、中药、食疗、心里治疗,通过主动和被动的身体锻炼来平衡人体阴阳。中医里讲血为阴,气为阳,气为血之帅,血为气之母。血在人体中是有形的,气在人体中是无形的(但可以感觉到),气、血是互补的,只有气血保持正常平衡、正常流量、正常流速,人才能正常生存。

根据彭真当时的病情,赵玉明先给彭真补气强心,使他心脏从微弱到有力,再调理肺叶消炎,扩大肺活量,使其心气有力,血液里含氧量也逐渐增多,进一步推进血液循环。从根本上防止、杜绝因心力不足,血脂稠,血液循环慢造成的心机梗死,脑血栓死。然后通过中药、饮食来降低糖尿病病发症的负作用,努力提高患者免疫系统的能力。再加上我的家传药酒来化解癌细胞解毒排毒,以及运用人体的生物钟——中医子午流注。(即人的12条经络和时间上12个时辰的不断变化,择时施治,使治疗达到事半功倍的佳效。)  

历经六个月、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艰苦卓绝治疗,终于把89岁的彭真挽救过来,使他起死回生,返老还童(治疗期间长出新发,头发和眉毛长出黑发)创造医疗史上的奇迹。江泽民主席,李鹏总理、钱政协副主席,卫生部长陈敏章和公安部副部长都到病房,亲眼见证彭真起死回生的全过程。赵玉明挽救彭真生命在社会上广为流传。

1996年9月20日,康复出院5年后,彭真到北京房山区秋游,被那里的人们发现。人们看到春风满面、精神焕发的94岁彭真向大家问好。当天,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联播》播出这个情景,在国内外引起巨大轰动。人们佩服赵玉明的医术高明,金融家实业家荣毅仁、杨鉴青女士称,赵玉明艺高人胆大,外交家刘华秋称赵玉明,创造了医疗史上的奇迹,一年后,95岁的彭真无疾而终。

如果用简单的用数字说话,革命先行者孙中山患肝癌,陈毅元帅患肝癌,周恩来总理患膀胱癌,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患糖尿病,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患脑中风,日本前首相小渊惠三患脑中风,都没有彭真长寿。人们常说:人亡政息,可见健康的身体对政治家何等的重要,健康是第一位的。

糖尿病、癌症都是可以可防、可治、可医的,但是患者必须和医生积极沟通,只有靠沟通,把问题透明化,才可能进行医疗和恢复健康。身患糖尿病和多种疾病的彭真,与赵大夫积极沟通、配合治疗,即是一个正面的例子。而患有宫颈癌的梅艳芳、患有胰腺癌的乔布斯,通过友人了解到赵大夫能为他们治疗,但最终都由于沟通不畅,与赵大夫擦肩而过,他们英年早逝,令人惋惜。

2012年8月上旬,有一位54岁的马先生得了晚期肝癌,由于癌症转移,北京301医院和肿瘤医院都治不了了,化疗、放疗都无效,最后找到我。我说:现在医患关系太紧张,不敢接。10天以后,患者和家属表示放心地接受治疗。经过30天左右的治疗,原本有10厘米的肿瘤两三个,已经逐渐缩小。现在能吃能喝能睡,身上黄疸型的颜色也基本消失,生活自如。他问我什么时候能彻底好,我说这个彻底真不敢说,这种承诺会把医生推到无法控制的范围。我治过一个晚期膀胱癌患者,到今年活了29年,我都没有说“彻底治好”,只说“基本治愈”。所以我说治癌症也好、糖尿病、尿毒症也好,只要能够生活自理,提高生活质量,能够正常上班,就可以了。如果马先生这个肝癌能够带瘤生存,再生活二三十年,这就是我最大的理想,患者和家属都支持我的观点。8月中旬,我有朋友给我介绍另一个47岁的晚期肝癌患者,北京301医院和肿瘤医院都治不了,最后让我到医院给他看一看。他问赵大夫你什么时候能给我治好了,我说治疗这么重的晚期病症我不敢给你承诺,我只能积极努力地治疗,而且我得治疗三次以后才能给你作出一些承诺。患者不同意,我说这么多专家、名中医、气功师都治不了了,你让我几天治好了,我哪能给你下这种保证,那样如同我是骗人一样。最后家属和患者本人都不同意我的观点,他们认为医生不能承诺治好,就不能找你治,最后我们没有达成治疗的协议,患者和患者的妻子决定放弃治疗,我对此感到难以理解和遗憾。我行医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,一个留日的、头脑清楚的商人会决定放弃治疗,实在难以让人理解。一个人要有决心战胜困难,正如庄子说,哀大莫过于心死。实际上得了癌症、尿毒症、糖尿病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自己没有自信心、没有意志、没有决心跟医生配合、战胜疾病。得疾病没有什么可怕的,只要我们同心协力,健康一定会属于我们的。

2005年9月,有个香港商人栾××因为冠心病在香港医院住院,有个朋友跟他说,北京赵玉明大夫用中药和按摩的办法能给你治好了,不用搭支架。当时搭桥支架最好的西医大夫也是7‰的临床死亡率。栾××听了他的话,就找了我治病。我去的时候他的病情非常厉害,当天晚上就有4次心脏停止跳动,经过我的按摩和调整,最后没问题了。经过一共40多天的中药、食疗、按摩,到现在50多岁栾××还活得挺好。用中医的办法治疗冠心病,要比单一的搭桥治疗效果好得多,道理非常简单——假如说血管有大拇指这么粗,搭桥用的是人体左腿内侧的血管,相当于小拇指,两者的横截面积至少是差一倍,刚开始安上血管以后人体浑身乏力,供氧不足,八年到十年以后很多人就因为血氧饱和度不足而死亡。所以栾××听从朋友的意见找我,40多天,现在过了十几年还活着。我觉得用搭桥支架也能治冠心病,用中医中药按摩也能治,但是哪个好由患者自己决定,我只是给患者提供一个选择。中西医结合也好,单一用西医也好,目的一定要健康。但是经过我这么多年治冠心病也好,用中药治疗以后的后遗症小,而且无痛苦,几乎是零风险,效果非常好。

2001年有位81岁的苏先生,高血压、冠心病、肾炎,脸、胳膊、肚子都浮水了,当时各医院有一部分专家给治疗,最后劝他一是营养二是卧床,回家歇着。他的儿子公安部的苏铁明找到我说,老爷子这事你得上啊。我说行咱们送礼送健康。我给老爷子治,当时老爷子脸上暗黑,手脚得扶着才能走,我给吃了点我的长寿汤,加上按摩,40分钟上了两次厕所,脸、腿、腹部消肿很厉害,经过40多天治疗,现在老爷子90多岁还活得挺好。所以用中药、按摩治脑中风、高血压效果非常好。我给老爷子治到第15次,是上午,去的时候找不到老头了,一打电话,他跑到一楼看人下象棋去了,我说老爷子你怎么上去的,是不是上电梯,他说没有我自己走上去走下来。后来通过给他治病我总结:如果没有糖尿病,患者又积极配合,六七十岁了,就是治冠心病、脑中风,效果就是“三十天生活自理,六十天上三层楼,九十天八达岭长城”。

22012年4月18日,北京大学的戴秋志戴姐告诉我一个不幸的消息,也是一个知名人士,因为糖尿病76岁不幸去世。我说因为糖尿病76岁就去世,也未免太早了。她说赵大夫您还不知道啊,他走了之后家属到太平间一看,尸体下面有很多的血。我说这是毛细血管破裂,是西药吃得太多造成的损伤,而且出现大面积的透血、渗血造成去世。实际上糖尿病要是出现酮体了,可以用西药治,如果不是很危险的话,用重要治效果更好。也就是标本兼治,中西医有效结合。我说92年彭真糖尿病、中风、骨癌、高血压,这么多专家治不了了,我给治老爷子还活到95呢,我说这位大姐76岁有点太早过世了。我觉得治糖尿病、尿毒症、癌症,用中西医结合的办法是可以把病症治好的,这些病是可防、可控、可治、可长寿的。我衷心希望患者,得病不可怕,一定跟中医、西医多了解,找到最佳的方案,把病治好了。可以减少痛苦,减少费用和药物资源,对国家对个人都是有好处的。

2012年5月,有位朋友让我给他31岁的儿子治病,由于做手术,把马尾神经和坐骨神经损伤了,一个月做了两次手术,一次差不多有3寸多的大口子。31岁小伙子,二百八九十斤卧床不起,基本上生活不能自理了,一般人轻易也扶不起来他,造成了很多麻烦。家里面决定让我给他治疗,因为小伙子当时心情非常不好,想把家里的东西全给砸了。他问我:赵大夫你能不能给我治好了,我说能,他说我不希望几次都治不好,我说行,十次给你治好。十次之后他能下床,生活能自理了。但是患者又说:我怎么各方面功能都还没恢复。我说这个病非常重,已经伤到神经了,甚至出现大小便失禁了,我当时说需要时间比较长,甚至把家里的门都给砸了。如果我告诉他实情需要相当长的时间,小伙子精神就会崩溃;小伙子过去是个篮球健将,突然31岁卧床不起了,在他自己眼里就是给废人了。如果我告诉他实情了,他万一想不开出现轻生,我会面临什么,家属会质问:赵大夫为什么我儿子和你说了十分钟话就跳楼了。这个结局我不能不考虑,我只能说十天之内我解决。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,现在小伙子各方面的功能都恢复了,但是他说你治疗时间太长了。我说如果当时我告诉你病情这么严重,你精神上当时就接受不了,出现任何风险都由我赵玉明一个人承担。我是治病的,但是我要把控患者的风险,包括思想上的、轻生的倾向等。这种把控是外行人不了解的,医生要有防控各种危险的能力,才是个好医生。

有人说你治好了彭真,你成名人了。我说我只是会治病,我感激彭真信任我。治病时患者和我沟通,达到了好的结果。薛暮桥活到101岁,得到了好的结果。彭真问我赵大夫我到底得了什么病,我说首长你什么病都没有,就有一点不舒服。我是善意的谎言,病我能治,但是了解得太具体对你的心情没有好处。你只要积极配合,一切病都可以治。我觉得跟患者沟通,是非常重要的。很多医生实际上医术很高,但是因为沟通不够,造成医患关系紧张。我给彭真和薛暮桥治病的时候,经常跟他们聊天,找他们高兴的,他们不高兴的也随时告诉我,我好给你配药、给你治疗,这样,他心里想什么,他吃了药达到什么结果,我心里都一清二楚,有针对性的治疗,结果肯定是好的。

现在人觉得得了糖尿病、癌症,心理过分紧张,而且患得患失,我觉得是没必要的。有病,要面对现实,只有面对现实,不回避矛盾,不回避病情。很多人觉得得了癌症必死,实际上,死是肯定的,但是我们延长寿命,能活到八九十岁,不也是个好的结果吗?沟通是患者跟医生之间的桥梁,不要相互猜疑。我喜欢跟患者沟通、愿意跟患者和家属沟通,有问题拿到桌面上来。得了疾病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讳疾忌医,不愿沟通,不愿把问题说出来。沟通是解决问题的一切首要问题,只要沟通好了,医生和患者就一定能同心协力,达到绿洲。

接受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的采访。


接受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的采访,谈防治冠心病。